张家界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京旗牌五常大米为啥好吃系列】谈笑胡杀:五常的人文情怀与文化

时间:2021-02-20 10:53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张家界资讯网
谈笑胡杀:五常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图腾 五常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图腾 “独特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使水稻中决定营养成份的干物质积累丰富,脱壳后,米粒饱满坚硬,色泽洁白透亮……这是中国最好的稻米。”一部记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吊足国人胃口。极高的评价,对


谈笑胡杀:五常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图腾



五常的人文情怀与文化图腾

      “独特的土壤和气候条件,使水稻中决定营养成份的干物质积累丰富,脱壳后,米粒饱满坚硬,色泽洁白透亮……这是中国最好的稻米。”一部记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吊足国人胃口。极高的评价,对五常来说确是名至实归。作为南北通吃的主食,原生水稻的质朴无华考验味蕾,品尝对比之间,高下立判。媒体的传播持续提升温度,成为一张纵横海内的名片。伴随知名度一路飚升,“稻米”的映象,演绎成五常最风光、耀眼的旗帜,但从更宏观的视角鸟瞰,片言只语和一闪即逝的画面,难以呈现丰厚的人文品质。一座城市的气度和风骨,来自多元文化的滋养,特别是与五常这一地名相关的人文内涵,历经时光洗礼,深入人心。仁义礼智信的精髓,演绎成隐秘的文化图腾,伴随社会进步发展,在传统与现代的交融、对话中获得超越。


 人杰地灵 文脉流转发扬

以宏观视野审度五常,有诸多惊人发现。尽管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此地难以纳入中原主流文化的视野,但这块边缘地带,一直参与华夏文明的进程,有史可查,有据可依。目前根据五常市龙凤山学田村猛犸象牙化石考古调查,人类活动的历史可追溯到3.5万年前。有文字记载的历史3000余年。夏至周时期,这里是肃慎人的活动区域。西汉时为夫余,吉林省境内的农安县一带,曾建有夫余王城,古称黄龙府。夫余国受中原文化影响,延续七八百年,五常距其政治、经济中心圈较近,自然沾其“王气”。北魏时属勿吉。隋唐时期被称为莫颉府,归属崇尚大唐文化的渤海国管辖。到了辽金时代,当地的部民称裴满部、甲骨部,归属金上京管辖。元朝称刺邻,是元大都通往黑河的最大驿站。明朝在五常建立纳林河卫所和摩琳河卫所,清雍正3年在拉林设立协领,乾隆9年设拉林副都统……远古之民择地而居,往往凭直觉经验。无论游牧还是农耕,只有满足生存需求,才能成为宜居之地。伴随文明进步,相应的土地得到充分开发。小至偏僻村落,大到繁华古都,都符合这样的规律。

从文义角度剖判,“五常”,是儒家的核心学说,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正统地位的人伦观念。这一地名的由来,脉络清晰可循。据新编《五常县志》载,“约1600年前,在今镇西南出现猎窑,渔猎人过往休憩,颇感欢喜,故称此地方为‘欢喜岭’”。清咸丰四年设“举仁、由义、崇礼、尚智、诚信”五个甲社,取其“三纲五常”之意,得名五常。光绪6年,当地设五常厅,民国2年设五常县。18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期,关内京旗文化与东北边疆文化的碰撞,产生了拉林京旗文化,形成了独特的地域风情。五常民风的形成既有文化的传承、交融,以及各民族生活状态的相互作用,更有地理因素影响。

前面约略提及,这片土地,在没有得到充分开发前,便见证了龙江多个民族、政权的兴衰。众所周知,黑龙江地区是女真、夫余、蒙古民族成长、发展的摇蓝,尽管五常不属于诸族发展的文化中心地带,但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具有开放性,在不同历史时期,容易受到占统治地位的诸族文化影响。从古代直至晚清,整个东北地区地广人稀是不争的现实,但女真人两度崛起,直至在十六世纪成为中华帝国的统治者,足以证明这里蕴含着强劲动力。地气充盈,人马交错,荒凉与喧嚣,多元的文明火种一直在这块土地传承,直至进入现代社会,我们仍可从当地人的生活方式、言谈举止中领略到诸多流风余韵。

五常得以设治,起主导作用的是女真人。《金史·撒改传》载:“康宗没,太祖称都勃极烈,与撒改分治诸部,匹脱水以北太祖统之,涞流水人民撒改统之。”根据相应史料记载以及田野考古调查,当代学者推断撒改以及宗翰的家族居地,在涞流水流域,即今人所称的拉林河。另据《拉林阿勒楚哈京旗原案》:乾隆年间北京闲散八旗屯驻今哈尔滨移民的迁徙,共分四次。在拉林阿勒楚顺利完成的霍济墨、西沟、海沟、瓦浑等处建四旗(俗称南、北、西、东四八旗),立屯32个。这些250多年前由北京顺天府宛平县迁居闲散八旗而建立的村屯,不仅是满族人民群众生息耕垦之地,更是“白山黑水”间一片古老的文化区域,在自然、人文以及民族变迁史方面,都有其特殊性。特别是在促进民族融合、文化交流方面,更有积极意义。


笔者所接触过的五常人物,颇多讲义气、重感情的人士,正能量是主流,当然亦有肖小之徒。我相信当地人身上的大气、果敢、直率,是漫长历史积淀中所形成的文化基因与人性相互作用、影响的结果,是有来历和传承的。纵观五常历史,不乏女真名人。我们随手俯拾几位,以资佐证。索尼 ,满洲正黄旗(红旗乡孤家子屯)人,清太宗皇太极崇德元年(1636年)曾任内三院大学士。清世祖病危,遗诏立圣祖康熙为皇太子,以索尼、苏克萨哈、噶必隆、鳖拜4人为辅政大臣。另一位是德平阿, 蒙古镶红旗人。原属吉升阿佐领旗下,披甲出身,是镇压太平天国革命的悍将。同治五年出任拉林协领,此间大力鼓励旗民开荒,颇有政绩。让当地人津津乐道的还有富升,满洲镶红旗(今双桥满族乡双桥子屯)人。身材长大,膂力过人,在与太平军作战时,十分悍猛,被皇帝面封为“双巴图鲁”(最勇敢的意思),任其为奉天副都统,赐一品顶戴,双眼花翎。后调往南海,任海防大帅。回顾五常来龙去脉,不可越过的人物,还有出自满洲镶蓝旗的毓斌。这位毓斌于光绪六年(1880年)首任五常厅抚民同知,是五常县级政权机构的创始人。这些历史人物,对当地的开发、建设,可谓功勋卓著。

当地垦屯设制后,这里是军事重镇,旗民们有尚武的风气。同时,这些远离京师的旗民散户,尽管不是戴罪之身,又享受到土地、种谷、农具等诸多实优惠政策,但究其实质,也颇有流放意味。屯垦旗民,大多为下层民众,亦不乏所谓血统高贵的贵族后裔。最初的一干乌合之众,勤谨朴实者有之,自高自大、放荡不羁、游手好闲者更是杂揉其间,这些特殊流民,最终成为耕作之农,为皇家镇守龙兴之地,经历了苦难历程。直至大清帝国寿终正寝,历经几代人蕃衍生息,以及百余年的光阴磨合,这些八旗子弟的生活方式和心灵,产生深刻的改变。近现代以来,关东涌入大批汉族移民,潮流汹涌,冲撞交融,终于形成特有的民俗风情。

研究人员曾在五常拉林地区进行实地调查,发现当地满族居民,有些是清朝官僚的后裔。其族中先人来历,很多家谱中尚有记载。从生活习惯看,五常的某些乡镇,至今仍保留不少满人遗风。比如讲排场、好客,注重面子,性情清高。

雪泥鸿瓜,气脉相通。这块土地上,除了武勇,亦有书香。南宋初年,洪皓出使金庭,面对大金元师宗翰的威逼,大义凛然,不肯仕金,被扣留15年后全节而归。洪皓曾被金人放流到冷山(据说在现五常境内),生活十分艰苦,身穿粗布衣棠,夏天时以野菜充饥。洪皓生长于南国,莫说虎狼环视的精神压迫,单凭塞外气候对身体的催折,便让常人难以承受。隆冬时节,滴水成冰、呵气结霜。眼看薪柴已尽,他便到外面拾取马粪、牛粪,回到地窖中烧火取暖。毕竟气慑龙庭、文名赫赫,金人见无法让他屈服,索性“废物利用”。于是,洪皓开始在冷山教授当地女真贵族子弟读书,凭记忆在桦皮上默写《四书》全文做为课本。《桦叶四书》是东北史册上的亮点。苦寒之地,中华文化一脉相承,成为传播人伦大义的薪火烛光。砥柱中流,彰显力量。这段故事,堪称五常历史的千秋佳话,冷山,在后来者的心目中,从此洋溢温暖,正气沛然、感人励志。

读《史记》刺客列传,常对司马迁所记述的草根英雄深怀敬仰。五常这块土地,颇有英雄气质,文武血脉丝缕传承,令人感同身受。在此,我们不妨复苏一段有关抗联的记忆。1940年以后,在东北坚持对日作战的东北抗联高级将领杨靖宇、赵尚志、陈翰章、汪雅臣相继牺牲后,抗联主力绝大多数退入苏联。这是抗联史上的黑暗时期,汪雅臣余部200余人仍然在五常、舒兰一带密林中坚持斗争。为了防备被日军飞机发现,他们在五常九十五顶子山原始森林的大树下筑穴,日军只知道在五常一带还有抗联在活动,但始终没能发现他们的具体位置。在日军的“匪情挂图”上,五常境内标有一个圆圈,下方有“双龙残匪”的字样。1945年8月,周宝中的部下田仲櫵带人把他们接应出山,这时他们才知道日本人倒台了,抗日战争胜利了。出来时仅剩一百余人。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东北从来没有全境沦陷。仍然保留一块日本人没有染指的净土……

目前,五常境内有汉、满、朝鲜、蒙、回等11个民族,人口达百万。丰富的民族文化,厚重的历史底蕴,积淀成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和民俗民风。属于五常人的光荣与梦想,犹如含而不露富矿,有待于继续挖掘。


 大道至简 君子自强不息

著名学者李泽厚说:“文化发展既有其世界性的普遍共同趋向和法则,同时又有其多元化的不同形态和方式。不同的民族、国家、社会、地域、传统,便可以产生各种重大的不同。”儒家所倡导的“五常”学说,对应现实生活、民族心理,具有深厚的文化、思想意蕴,随着时代发展,留下了广泛的阐释空间。安居于这一方水土的人们,传承、延续其精神,激发出强大的人生动力。宛若有口皆碑的稻花香米,别具一格,醇厚朴质、原汁原味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这不是刻板的教材,却是遗传稳定的文化果实,它让五常人拥有与生俱来的自信。

人类自进入文明社会以来,总要自觉不自觉地确定人生的价值目标。昔日的先哲“仰观天象,俯察地理”,将自身置于广阔的背景下,让思维对接于天地,思索其间的至理。对于自然、人生的领悟,达到相应高度,国人所倡导的哲学,智慧高远,令人亲切。以倡导积极入世的儒家论,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从总体上看,都非常推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价值取向。在具体的生活实践中,则表现出对于民生的格外重视。

我国是栽培稻谷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田野考古证明,远在四五千年前我国南部已普遍栽培水稻。最早的水稻,固然适应南国的湿暖的气候,又离不开充足的水源。寒地水稻的培育、发展,堪称稻作历史上骐骥一跃。关于五常的水稻种植的发端,有多个版本。据《五常县志》记述:“渤海国时期,五常境内朱其川(后划归吉林省)舒兰县)即有人种植水稻。”这或许龙江大地最早滋生的稻米。五常处于北纬45度地区,地理物候条件俱佳,是世界少有的植物黄金带。渤海国得势时期,正值中华大唐盛世。历史地理专家考证:“唐代在中国2000年的历史上属于温暖湿润的时期。这一时期的气候使农业经济作物种植北移,产出多样性更明显。由于气候的温暖湿润多雨,唐代农业经济作物种植物的北界更靠北一些,如水稻、蚕桑、柑橘等。据研究,唐代黄河流域水稻种值西起河西走廊,北抵河套、燕山南麓,南至秦岭、淮河,东至于海,分布北线路 前后时期分布都靠北一些,分布面积也更广阔一些。”温暖的气候,再加上渤海国人向往大唐文化,引进水稻种植可谓顺理成章。

对于北方民族来说,限于地域、生产、生活方式等多种因素,稻米在千百年间,终究只是点缀。牧马胡儿,食羊肉、饮酷浆,喜啖宜于保存的面食,是饮食文化的主流。特别是自然经济的状态下,稻米在寒地的大面植种植,只能假以时日。


千年的时光流转,缓慢、悠长,在北方广阔的疆域中,优质稻米的锲机给予了五常,而当地人不负苍生,充分把握机遇,答对了这道“天选”之题。生长于斯的稻米四海飘香,让众多挑剔的食客心往神驰。

生活的变化,影响、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种稻的最初尝试,无疑格外艰辛。面对环境的压力,人类的生存本能可以发挥出惊人的能量。曙色鸡鸣,寒水泛绿,最初的产量无从而知,但渴望终于变成为现实,这,绝非偶然。

如果说水稻的最初种植引人遐思,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星火燎原”,水稻产量增加、种植面积逐步扩大,发生在清代以后。人口的激增、生产力的发展、科技水平的进步,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产生质变。最近半个世纪,五常水稻大面积扩张,实现了前所未有的革命性发展。目前,该市境拥有水田200余万亩。从朦胧、草率到清晰、理性,通过一次次神来之笔的挥洒,终于开启了五常稻米独步天下的传奇。

“广大高明而不离乎日用。”中国的传统文化思想与农业文明直接相关。注重实际,执着于人间世道的实用探求,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繁荣与发展奠定了一个坚实基础。由于要养活大量人口,现代农业的发展早已摆脱昔日的粗放模式,科学研究加上工匠精神,才能最大程度创造价值。承载土地的营养,吸吮阳光、水和空气,稻米的成熟得自天然条件,更需要种植者的精心呵护。在五常稻农眼里,这一粒粒饱满的“水木精华”,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是生生不息的经济支柱,更是内在情感的依托。一花一世界,每一粒种子都承载美丽世界——米的传奇,注定要赢得世人惊叹!

五常的科研人员,自觉不自觉,都有着这样的使命感和担当意识。为了研究出好稻米,他们殚精竭虑,绝不放过作物成长的任何蛛丝马迹。表面看,良品稻种的发现有幸运成分,但事实上,转瞬即逝的机遇从来都是为有心人准备。若非钟情痴迷、朝思暮想,即使“意中人”偶然现身,也会失之交臂。他们废寝忘食,在实验室、水田中摸爬滚打。屡闯难关、频创奇迹,拥天时,守地利、得人和,如此平凡,又如此伟岸……“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伴随最初的灵光一闪,为稻痴狂的人们终于拿到开启“高尚“之门的钥匙。天高鸟飞、海阔鱼跃,五常稻业的发展从此转折。

做事锲而不舍,认死理、不服输。要骨气、讲排场,敢碰硬,这种劲头,体现在行为方式上,就是要血气方刚、有股子蛮劲,哪怕上了年纪,精气神依然不倒。用当地的土话说,人活一口气,必须得“尿性”。关于“尿性”这个字眼,五常曾流传过这样一个招笑的段子:某山村数学一年级老师上课,讲到“2”这个数字。老师说:“同学们,2加2等于几 ,”孩子们齐声回答:“等于4。”老师又说:“那么2乘2呢,”孩子们大声喊到:“等于4。”老师环视众生:“好,2加2等于4,2乘2也等于4,你们说,这个2尿性不尿性 ,”全班同学拉长了声音:“老师,尿性。”

天人合一的文化特征影响着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中国人口众多,千百年来以    农立国,拥有悠久的农业传统。在中国的农业社会中,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密切的。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思想充分肯定自然界和精神的统一,强调人类活动和自然界的协调,人与自然的统一,道德理性与自然理性的统一。这样的特征,已经渗透进生活的各个方面,影响到现实中人们的集体意识,在不同的地域,体现出特殊的风土人情。


体验五常的风土人情、精神面貌,你会注意到这样的现实: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五常人,在近三十年的发展中,堪称当地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中流砥柱。这既是年龄段的“匹配”,更是时代所提供的机遇。其中的一些有为官员、科研人员、企业家,以及各业能人,自改革开放以来,对建设这块土地做出卓著贡献。修水利、兴稻米,寻找最适合本地特色的经济社会振兴发展之路,成功的背后,体现出热爱家乡、回报父乡的高尚情怀。最近一段时间,和当地几位米业企业家多有接触,他们的生活态度,令人印象特别深刻。他们是商人,但并非迷恋金钱、计较物利。他们中的佼佼者,有文化、懂生活、对自已所种植、经营的稻米有强烈使命感。他们视野开阔,珍惜产品的声誉。当地的一些基层官员,骨子里有传统性,身上深藏着农民的强大基因,他们又具有现代意识,敢于克艰破险、抓住机遇,在社会变革、转型中迅捷转身。这种脱胎换骨,来自外部影响和内在气质的相互作用。让人感触颇深的,还有这样的现实:伴随改革开放,大批五常人离开家乡,经商、求学、工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许多人如鱼得水,干出令父老乡亲备感自豪的一番事业。五常人的足迹遍及天南海北,即便在外生活、工作多年,只要提及家乡,眷恋之情常溢于言表。怀想熟悉的味道,剪切不断的浓郁乡情,成为“绿叶对根的情意”,以及走向人生更高阶梯的原动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年轻的一代人对“家”的感觉开始变得淡,这是现代社会的普遍特征,但历史的烙印如此鲜明,生长的摇篮绝不会被遗忘。

对家乡的情怀,还突出表现在对京旗文化的挖掘、保护方面,比如拉林一带的满人后裔,言谈举止有范,得自先人遗传。对先人历史的尊重、痴迷,赢得更广泛关注。事业有成的五常人多注重人际关系,其豪爽、热情,在外部世界颇得人缘。当地人待人接物,自信满满。昔日的五常人,有闯荡江湖的野性,讲义气、重然诺,好抱打不平。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这种爱憎分明,颇具“绿林”色彩的交际方式,在林区人身上曾经体现得淋漓尽致,至今余温犹存。五常的男人喜欢当“大老爷们”,讨厌娘娘腔。让人称道的女子,是干净利落、持家有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五常人承继了先人的强悍民风,性格纯朴,骨子里充满自信。在外人看来,便是既实在又霸气,有股不服输的狠劲。想干事,也能成事。另一方面,现实生活中,五常人又颇讲究做人的礼节,交往中注重人际平等,不卑不亢。在“野”的表相下,当地人又十分重视文化。无论城镇乡村,人们都关心孩子的教育,当地的高考升学率在全省同类县(市)中,名列前茅。敢想敢干,调合以理性思考,在现实生活中,已经转化成功力强大的的能量。

体验五常的人文特色,离不开稻作文明这块大盘。白花花的稻米,凝结汗雨清香,良种的成功繁育,反映了五常地区稻作文化的自觉和技术水平的提高。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托举出金灿灿的成熟。透过一个个逐渐老去的身影,我们领略到了传统价值的精义。人格魅力,升华稻米的品质,稻可道,非常道,馥郁米香弥散着深厚的人文气息。


香溢四海 且看来日方长

从地理命名看,“五常”只是一个抽象符号。教化乡里、淳化风俗,遵循传统,落实到现实社会,你会发现,仁义礼智信的内涵已经成为当地人的集体无意识,宛若温热的气脉,流注于日常生活,并对人们的行为方式产生影响。

五常人以其特有的行为方式,诠释、发扬着仁义礼智信的内涵。

“农业文化是自给自足的,只求富足和安乐,而不讲兴革,因此,中国人自古养成安贫乐道、知足常乐、喜爱安定的习性。中国古代以华夏为主干,由多民族经过长期接触、融合而渐趋统一。在中国文化的构成中,中华民族逐渐形成了独立性、保守性、同化力、和合性、坚韧性等特性。

民族特性的形成来自于内外多种因素的作用,稻米特性的养成则在于先天水土滋养和后天培育,人与米的感应,同样需要过程。中国的现代化历经曲折,终于在新世纪实现质的飞跃起与变革,五常人在保持传统的过程中,吸引、引进了现代科学和文化,创造了崭新历史。这种与时俱进,既应合着华夏大地的深刻变革,同时也保持地域特色。五常米“打动”国人的舌尖,艰辛的付出得到丰厚回报,这是际遇合和,更是天道酬勤的真切体现。

中国人主张天人合一,以天道规范人道,以伦理观来配合宇宙观。儒家把这一观念发扬光大,为后世遵循,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主干。在此文化土壤上,形成了中国文化的特性。这种现实的态度,在历史的递进、演化中,渗透于生活的诸多层面。中国文化的特性是以人文为本位,讲求人际关系的和谐,重视做人的原则,所以注重伦理和道德,以伦理为社会的基础,以道德为立身处世的原则。“五常”体现了儒家的思想、道德理念。无论大清官员最初为当地乡堡命名时,怀有怎样的动机,以今人的眼光看待五常,总是难免怀抱历史的庄重感,产生天将降大任于斯地的联想。


在此,我们重温一下“五常”的含义。

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在伦理学的意义上用来表示人的最高道德品质。后人将仁和义、礼、智、信合称为五常,是孔子伦理思想中最为重要的德目之一。仁作为人的最高道德品质包含了许多内容。仁包括恭敬、宽厚、诚实、勤敏、慈慧五种美德。经孔子提倡,仁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评价是非的标准。


义,孔子说“义者,宜也”。在伦理学中,义表示合理性,合理事物,合理的行为,合理的状态。也可以说,一切事情以合理为最高原则。


礼最初的意思是敬神。实际上,儒家推崇的周公制礼作乐就是对宗法等级制度的补充和完善。社会礼仪制度经过长期的使用逐渐成为人们的行为准则,行为准则又逐渐发展成为人们的道德规范,礼也就成为伦理道德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传统的礼相比,孔子强调的礼突出了孔子仁的思想。孔子要求“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合乎礼的事情不看,不听,不说,不做。


智在《论语》中作知,意思是指聪明、明智、智慧、智谋。孔子称“知、仁、勇,天下之达德也”,将智纳入其道德体规范体系中,并推其为通行天下的品德。孔子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信即诚实无欺。信就是说人要言行如一,诚实无欺,守信用,这是信的伦理意义。在伦理道德中,孔子非,粗匦牛研诺背傻赖滦扪酝晟迫烁竦闹饕谌葜弧?鬃尤衔攀亲鋈说母荆⑸泶κ赖脑颉P挪唤鍪巧缁崧桌恚思使叵档淖荚颍故钦温桌恚喂淖荚颉


历史的发展,特别是在文明萌芽阶段,地理形势的限定作用是强大的。对中国而言,黄河流域所以能发达起来,并以此为中心,形成独特的中原文化或者说儒家文化,离不开这种地利。只有依托河流,拥有相对肥沃的土地才能养育一种文明,这个文明要想发展,更需足够的养分和生存空间。国家大势如此,具体到五常这一方水土,在历史的发展中,其区域文化同样离不开天地人三方因素的相互作用。

今天,研究、整理中国的稻作文化,特别是研究本地区的稻文化,已经得到当地一批有识之士的支持。大道无形、大器稀声,与时俱进。做好这些工作,不仅要精通五常稻米栽培、发展的来龙去脉,有丰富的生产实践经验,更需有使命感和人文精神。

虽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饥饿记忆,不仅来自精神层面,更有躯体的条件反射。中国人口众多,丰衣足食是多少代人的社会理想和生存的目标。咀嚼着碗中洁白的米粒,上佳的口感令人愉悦。笔者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从小吃过不少粗粮,经历过物质匮乏的年代。凭心而论,由于没赶上饥荒年份,其中并没有刻骨铭心的饥饿记忆。对于珍惜食物,我的印象则是深刻的。记得小时候,一次吃饭感觉饱了,便在碗里剩下几口米饭。姥姥见状,要求我把碗里的饭吃光。她叹息着说:“剩饭碗子是个顶不好的习惯,将来没出息。”现在的孩子们,从小物质丰富,根本没有经历过饥肠辘辘辘辘的生活,很难懂得爱惜食物的道理,更难理解老辈人节俭的生活习惯……


土地、粮食是人类的生存之本,此理至简,我们必须牢记。

五常坐落在长白山张广才岭脚下,龙江第一高峰大秃顶子山亦在境内。龙凤山水库深沉辽阔、凤凰山浑厚、隽美,再加上各色青山、茂林、秀水以及遍布于各种的丰腴稻田,使之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山川风物之美,堪称鱼米之乡。同气相求,同声相呼。自然风景与人文形态交融,凝神聚气,形成一块名符其实的风水宝地。它有厚重的传统,而这一地域经济、人文的发展,包括其标志性的稻米,同样承载、蕴含着“五常”精神。

五常人以其特有的行为方式,诠释、发扬着仁义礼智信的内涵。这种传统意识,渗透、影响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关怀人,理解人,重视人与人的感情。和谐相处,有同情心,做事时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义字当先,内心向善,弘扬的美好事物,抨击伪善、丑恶的现象,见义勇为,敢于担当责任。现实生活中,他们注重秩序,讲究法度,勇于改正错误。山水相融,堪称鱼米之乡,五常人在工作、生活中,颇让人感觉到其智慧的一面。相处得熟了,这种处事智慧可以说无处不在,令人印象深刻。信,是立世之本。交谈中,上至官员,下至农工,对此都有精妙的表述。发展米业的人,既要仁智兼修,更以“义礼信”的精神,推动各业发展。在五常米纵横天下的过程中,当地人对于“五常”的品牌价值,体悟颇深。“五常”这一人文道德“符码”,超越了时代,在不同背景下展示着新鲜内容。

人性是复杂的,现实生活中的任何族群都存在弱点。人之所以为人,我们所栖身的这个世界所以丰富多彩,在于文化多元、人生不可复制。“五常”的内涵,在现代社会中,特别是在功利主义大行其道的严峻考验面前,显得弥足珍贵。这样的规范,与现代性相结合,融合于苍生血脉,自有其崇高价值。心系天下、舍生取义、贫贱不移,这些传统的人格标尺,体现了崇高的人类情感,更是华夏民族精魂的传神写照。


中国人主张天人合一,以天道规范人道,以伦理观来配合宇宙观。儒家把这一观念发扬光大,为后世遵循,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主干。在此文化土壤上,形成了中国文化的特性。这种现实态度,在历史递进、演化中,渗透于生活的诸多层面。中国文化的特性是以人文为本位,讲求人际关系的和谐,重视做人的原则,所以注重伦理和道德,以伦理为社会的基础,以道德为立身处世的原则。传统文化的洗礼,现代社会的发展变革,在创造物质、精神文明的过程中所发挥出来的潜在能量,改变着这座城市的风骨。

前不久,笔者在一个央视经济频道的有关五常米的电视专题片中看到这样的场景:某砖场老板关停了濒临破产的企业,包下周边弃地种植水稻,取得了可观效益。当地的一个贫困农户在丰收后,告诉卧病在床的老母亲,“咱家种稻子挣钱了”。高附加值的产品,给当地人带来希望。农户和山民的视野,发生着变化,现实生的巨变,是创造、变革的源泉。

中国古代有“富而不仁行之不远”之说,物质文明发展的同时,如果不注重精神文明的同步提升,达到一定阶段,很容易产生瓶颈,难以超越发展。盲目拜金,见利忘义,将固化人与人之间的壁垒,影响到政治、经济乃至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笔者所认识的五常人米老板中,有几位颇具大将风度。他们推销的方式很北方,粗犷、坦荡,有一种交结天下英雄,行走江湖的气量。这个江湖,绝非画地为牢、盲目自大的封闭地盘,而是海阔天高、飞龙纵横。对于自家产品,五常人敢于自夸,甚至在公开场合放出“天下第一”的狠话,这不是格斗选手上擂前为吸引观众而自秀拳脚,也非精心策划的营销策略,而是因为经过众口的品尝、检验,为当地人垫定了十足的底气。

一个民族文化水平的高下,取决于高雅文化与精英文化水平的高下。启蒙精神、独立批判精神、忧患意识、胞民物与、天下为公的情怀……所有这一切,构成高雅文化与精英文化特殊的“魅力”。当下的中国精英文化集中体现在对世俗文化的批批判与人文精神阵地的守护上。文化学者认为:“支撑着工业文明的两大主导精神,即技术理性和人本精神,极大地改变了人的生存方式。现代工业文明建构起一个越来越发达的开放的非日常生活世界,相应地发展起一个多元的开放的价值体系和思想体系。”今天,优质水稻的研发,离不开科学和理性,需要个人的智慧,更离不开集体的协作。网络世界的开放无孔不入,人工智能开始影响、介入现实生活的各个方面,生活方式的改变,却难以撼动“民以食为天”的本原。传媒的介入,让五常大米蜚声海内,成为传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日的成功,得自于历史的丰厚积淀。值得欣喜的是,五常的有识之士没有被现实冲昏头脑,而是保持警醒、谦虚的心态,深知任重而道远。担当意识、责任感、使命感,对家乡水土的挚爱,由此生发的自豪与创造,成为实现心中愿景的源头活水。


这块土地是梦想孕育和觉醒的地方。认识人生、实践理想的过程,让人的崇高价值得以实现,从而培养独立人格,获得精神上的超越。对热爱家乡,立志培育世界最优稻米的五常人来说,这是植根于心灵深处的朴素情感。为实现目标,终其一生默默耕耘。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是一条漫长的路,需要内心强大、自信果敢。阳光、水,空气和肥沃的泥土,是生命的原素,是成熟的基础。爱护、珍惜既有的成就,对水稻进行合理开发利用,在创造丰厚经济价值的同时,不断提升其文化品位和社会影响。坚定走下去,面前展开的便是光明之路。周易系辞传上中说: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生生之谓易……谈及五常稻业发展,我们甚至可以从传统文化的角度,认为这是自然之道与人事交相感应的结果。开发优质的水稻,其中多有变数,从中寻找最佳的出口,是通往成功的基础。无论讲“理”论“数”,易学中都充满智慧。我们所处的世界不停周流变化,外部的大、小气候和内部的探索、寻觅,创造了机遇,上好的种子被酝酿成熟,恰好在时空中的某个奇点被发现。对立统一、质量互变,西方哲人的认识,在古老东方哲学中完全可以得到最高境界的诠释。这些变数既然反映自然规律、社会人生,那么人的思路的通盘打开,对于推断事理,同样能够产生超越。先哲“仰观天象,俯察地理”,是将自身置于广阔的背景下,让思维直觉对接于天地至理。浩瀚宇宙莫不神会,细微精妙均可心达。所谓神通,便是心意相通、精诚所至所获得的回报。今天,我们有理由相信,拥有先进技术手段的科研人员,完全可以在不违备自然规律、维护生态平衡的前提下,更好提升五常米的品质。

人类社会早期,曾经存在大量的图腾崇拜现象。图腾的象征意味,直至近现代,依然在现实生活中得到产生影响或被加以现代性解读。比如“狼图腾”,便是对草原文化所代表的野性进行阐释,并引申到现实生活的各个层面。无论中西,如果说人们所感知、推崇的图腾是具像的,那么,融汇于人们灵魂深处的“文化图腾”则大象稀形,无处不在。对当地人来说,“五常”,既是普遍的原则,又富有地方特色。彰显内在精神,体现特有文化,这一符号,已经成为隐性的“图腾”,感染、激励着热爱和关注这片热土的人们。

五常的稻作文化,造福一方,生生不息,期待有识者的分享。盛世辉煌,属于这片土地。

其他五常大米系列文章链接: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